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50 章

  老妪听见他口中那一声姑母,轻轻地笑了,“难为你还肯认我。”她抬手擦去了眼泪,恢复了情态,她的双鬓花白,人却站得挺拔,下巴微微抬起,虽然已是盲了,却仍旧是睥睨众人的神态。

那年轻的男人一步上前,引导着她坐到了桌旁的木椅上。“这碧玉,你既已拿来,我即便豁出性命也要重振镇兵。”她虚指了一下身边的年轻男人道:“此为薛聪,原是慕容元宏的骑射将军。”

司马铮侧目仔细地打量了他一眼,而薛聪也在细细地观察着司马铮。

眼前这冯征虽着素衣,却依旧容姿俊美,与冯氏的样貌并无有任何相似之处,但是身上浑然天成的威仪却仿佛有些相似。再者,冯氏一族以性命相守的虎符更是做不得假。薛聪不知道这么些年,冯子期都逃到了哪里,但是如今建安初定,他带着镇兵的虎符又回到了邺城,用心不难猜测。

司马铮迎着他的目光笑了一声,道:“你是鲜卑人?”

薛聪答道:“我父亲是高车人,母亲是吴人。”又笑道:“想不到冯公子经年流离,竟也一身风华气度,小人佩服。”说话间,又把目光投向了王安安,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个小书童是个女子扮得。

王安安被他蓦然这么一望,不免有些心虚,往司马铮身后站了站,司马铮向冯氏拜道:“此乃拙荆,安安。”

薛聪愣了一愣,原以为只是个侍婢,没想到竟是他的妻子。

冯氏闻言大喜,伸手向王安安的方向招了招手,“你过来。”

王安安硬着头皮向前走了两步,冯氏握过她的手,“难为你随着阿征奔波,是个好孩子。”

王安安细声细气地应了一声。

回去驿馆的路上,王安安终于将憋了一肚子的话问了出来,她压低了声音说:“殿下是早就知道冯氏,也早就知道这龙纹碧玉是虎符?把慕容的遗孤托付给冯氏也是为了那鲜卑的兵?殿下一早就想好要取代冯子期了吗?”不过压下一句没问,你好端端的建安太子为何要冒领冯子期的身份?

司马铮望着她急切的眼神,徐徐道:“我的确早就知晓冯子期的身份,也知道虎符的存在,不过冯子期毒发身亡我却并未料到,化名冯氏来到邺城,一开始也并不想取代冯子期,然而,冯氏眼盲了,将我误认为子期兄,我不过顺水推舟罢了。”

“那……那殿下之后打算如何?”化作了冯子期,难道要长留在邺城不成?

司马铮毫不隐瞒:“自然是等镇兵聚集,拥立慕容幼主,尽冯氏未了之事。”

王安安心中咯噔一跳,难道上一周目里司马铮就已经做过这些事情了?若是真的问鼎北地,那他即便真成了废太子也无妨?

王安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压下过快的心跳,沉默了一瞬,终究忍不住道:“殿下神机妙算,图谋北境,是为了日后一统南北,还是为了……”她抬头定定地看着司马铮,“还是未雨绸缪,若然建安一日有变,殿下也可全身而退?”

司马铮既然知道梁羽衣的身世,知道顾太医,那他很可能已经知道了谢渊的身世……

他是长兄,谢渊是幼弟,而皇帝偏爱的始终是陆贵妃的儿子,偏爱的是谢渊……

难道司马铮早就知道了?

王安安望着司马铮,一时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。

司马铮凝视着王安安,她的眼中光华流转,泫然一般,“谢渊是我的幼弟,你早已知晓?”

王安安肩膀一落,整个人几乎要扑倒在软垫之上,胸中仿佛有一块千斤大石轰然落地,她长叹一声道:“原来你……你早就知道了……”这个秘密她守得实在是太苦了。

司马铮忽然倾身而至,他执着的,近乎疯狂的目光,令王安安心中一紧,他开口问道:“你……你是如何知晓得?”

王安安害怕地向后倾倒了些许,避开他的目光,嗫嚅道:“我……我是看到了宫中陆贵妃的画像,才……才……才有此猜测。”她肯定不能说,因为我上辈子就知道了啊。

“单凭一幅画像,爱妃就敢有如此猜测?”

从司马铮骤然变冷的语调,王安安知道他不信她,不信她的说辞。

王安安习惯性地朝前一跪,整个人伏倒在地,“殿下恕罪。”

司马铮望着她乌漆漆的头顶,胸中恍然溢满酸涩,“王二……”

最为隐秘的,最为不堪的,竟然早已被她知晓了,这荒唐的父子兄弟……这个难得青眼的太子殿下……

王安安一听这称呼,赶忙把头埋得更低了。

良久,没有声音,车辙声渐低,外面是车马喧嚣,车内却静若闷炉,压抑的,胶着的气氛紧紧地箍住王安安,使她动弹不得。

驾车的锦一在外小心翼翼道:“公子,驿站到了。”

没有回应。

等了好一会儿,王安安微微地仰起头来打量司马铮。

他只是静默地打量着她,像是陷入了某种长久的思量。

王安安一咬牙,索性道:“殿下何须忧虑,昔年哥哥告诉我说,殿下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,我……我本是不以为然,不过殿下既早已知晓谢渊的身世,却仍厚待于他,于行,光明磊落,于义,无愧手足,而陛下……”皇帝心眼已经偏到不能再偏了,“虽然陛下……爱重谢渊,但殿下才是太子,才是东宫之主。”

王安安说完一席话,脖子后面都出了细汗,风一吹凉飕飕的,她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,她竟然会这样同司马铮说话,不是溜须拍马,而是肺腑之言。

司马铮看着王安安,忽然笑了,这就是王二啊,王夫人口中敦厚得不成器的王二啊。

王安安等不到回应,又抬头打量司马铮,见他一手托着下巴,靠在车壁上好整以暇地看她,锐利的眉目间隐隐有些笑意。

王安安松了一口气。恰在此时,车外的锦一又小心翼翼道:“公子,驿站到了。”

第 50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